未解风情

*祝媳妇儿  @Pooh 生日快乐!希望这篇文和你一样可爱。最后一句话你懂的。(///)藏了一首我最爱的诗你自己去猜吧w。

*永远爱你。

把一切推迟到夕阳沉默之后,双手掀开向阳处躲闪的窗帘,风彼此拍打着滚来。极乐鸟的羽翼黏连着一光年前的水流,潮旋牵连飓风,象限折叠,它血红的尖喙戳碎玻璃的窗,跳了进去。

黑色的影子,老鼠的瘟疫,城堡外黑压压的树林里,猛兽隐忍的暴击,古树般扎根。

纯白的礼裙融化在糖果的洪水中,白银的皇冠碎成世界各处的光点。百里外的少年,日月的容颜,一双无垠的眼睛,被卷入烟火尘世,蓦地燎原而起,东海扬尘,苍穹露出软肋,疾速退让。身体内热烈的温度褪去光线的颜色,掀开时空明...

你的最都是我的。

Pooh:

@刍狗 🎂
第二波XD!

果然只有水彩才能拯救我的饱和度,这大概是我长这么大以来上过最清新的色了TvT
是在草稿纸上画的,水彩一浸就皱起来了,谅解一下hhh

【蛇如你的睫毛,粘稠的缠绕在一起,撕裂光影窥觐你的阴霾,你的困惑,与镜子反射出的你带着嘲讽和怜悯的笑容。】
哇阿里嘎多!!虽然不懂画画但是觉得这张真嗣好真实!!很精致,左右的配色要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其中的深意了hhhhh。(好有创意啊!////)大概就是“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”的感觉/w。
这种“小心翼翼”“不敢和犹豫”但是又想要为自己和他人争取幸福的真嗣表现的特别“敏感”w。也超级喜欢你最后的收笔,带着一点点的果断和一些想要流连于生命的矛盾xxd。
太喜欢了。
媳妇儿我永远爱你❤️❤️❤️。


Pooh:



「东云使我想起
    世界上...

202


*给小石头 @STone 的生贺!希望你喜欢它w!大概是相爱相杀只有结局的故事。(?!)祝你越来越可爱永远有人永远爱。(///////)今后也一起在各自的地方好好长吧XXD。

*标题是bgm。

你把枪口对准我的瞳孔,露出一个明媚的笑,风在你脸上打滑,甩了我一耳光。
你忘记了夏日假期的如血的松尾酒,你淡黄色的裙摆上,我的指尖将其轻轻搀扶。你忘记那个深绿色,像你眼睛的井盖,你狡猾的踩在上面,把我拉到地心,我们在高温下融化,变成岩浆的你化成一只蜘蛛的模样,问了我一个问题,我却没能听清。红而热的血灌进我的耳朵,你突然给我浇上十年暴雨,迷糊中我在一棵圣诞树下睁开婴儿的眼睛,你踏着七岁女孩的皮鞋,棕色披...

LO

*接 @;-) 的(特别特别令我美好的)L篇。


Rasmus先是觉得眼皮有气肿的感觉,他准备把身子撑起来,垂在耳边的几缕卷发黏在他的嘴角,一片模糊的光影里面,Benjamin拉住他的手,把他整个的往前拉,交厮鬓角后,Benjamin对着Rasmus的漂亮的耳垂哈了口气,道了声早上好。

他们准备去露营,沿着条溪流,簇簇斯莫兰红点缀上远处的牧场*,瑞典任何其他地方都无法与其比拟。还是清晨,雾蒙在两人之间,放牧人坐在很远的一崖峭石上对他们打招呼,几头荷斯坦奶牛埋头吃草,太阳姗姗迟来。

在选好绝佳的露营地之前,他们需要走上段路。Rasmus总是在Benjamin后面几步跟...

默剧

*换生灵AU。
*更新直接重新编辑在这里了,不再发lo。每次更新后会把日期写在这里。(5.1

薰藏在那个小小的角落里面,孩子一样吸吮着手指,刚刚发育完全的身子,紧紧靠着砖块砌成的墙,像瓦缝里的灰尘一刻不停的抖动着。不符冬末的带帽米白衫的长度垂到他带有瘀伤的膝盖。他较同龄人过于纤细的小腿彻底的暴露在外面,蹲踞着,承受着自己小小的身体,他的眼睛里面藏着灰色,冷气贯穿了他红色的世界,长虹般被龙和蛇吐出,在接踵而至的寒风里面停滞不前。他的睫毛遮蔽了眼睛里的星空,颤颤巍巍的,似乎就要完全覆盖上。

然而当第二天的黎明到来前,他还在等,蹲在那个阴暗房间的角落,雨水被路人的口哨吹成歌。悄悄,静静等,他把沾满...

POSE

*响希 x alcor(两个天使情人节快乐!)

*设定是一切重新开始后小忧就失去了Septentrion的能力。

*以及, @Pooh 是我的了。(不接受任何反驳意见)

*自我放飞系列。每次更新直接重新编辑发布,不再重新发lo。每次更新日期会写上(4.6(完结之后会标上字数。

响希把手从桥栏上放下来的一瞬,两人间的空气剧烈的震动起来,alcor也把注意力转到他的身上,“..这么快就走了吗?”响希一脸疑惑,“这么晚了,是个高中生都应该回去了吧。”alcor笑道,“哦这样吗...”响希走到alcor身前,做出生气的表情来,“话说你啊,就这么坐在桥栏上,真的没问题吗?别忘...

你须寻得所爱

用冰冷的双手弹琴,皮肤就会变暗,失去血色。要说什么是血色,我也无从说起。不过,说出“东云潜伏于海,海深深入情”的人想必也未曾见过东云,那是道美艳到不敢去爱的风景,因为它红的太深,太沉重,我没有能力去负担它带来的意志,更不要说把它和心脏联系起来。因此,下次别人再问我相同问题的时候,就可以这样反驳了。

东云使我想起世界上独有的一种蟒蛇,它像顶帽子,沿藤蔓龙般扶摇而上,吞噬半片林。林后鸟离,守林人便总是郁郁而终,在十尺横宽的木屋里开始一种思念的轮回,可爱可悲的是,他甚至不知道这种思念从他出生前一秒就已出现,因为人便是带着纯粹的情而诞生。

或是那一天的枫叶敲碎最后一片玻璃窗,或是那一天街角的白猫被...

The Calendar

#calendar

本杰明把灼热的,仍泛着热气的红色郁金香放到一张照片旁,几厘米外的日历,披上正午燥热的光。照片上,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,金色的卷发,带着一个被亲吻般的笑,嘴角不自然,显得可爱。

以血红的花悼念灰白的人。当本杰明把郁金香放上去之后,他知道再没有下次了。

这么久以来,他终于是明白了一点:

我被爱了,我必须重新定义我自己。

本杰明翻了一个身,顺势把手放在拉斯穆斯的腰间,再度睡去,后者小狮子般蓬乱的金发在枕头一角乱成毛茸茸的球,发出猫科动物般,喉咙深处的嘀咕声。卡其色的床单躁动起来,本杰明下意识的把手往前伸,却没有想象中的温软触觉。

拉斯穆斯赤脚踩在冰冷的木地板上,地板吱嘎...

人的成分

 お誕生日、おめでとう。


今天我偷偷地从星星的顶点探出头,双手绑上光年间的丝带飞到九月的微风里。

今天我没有听父亲的话,跑出去玩了。他之前警告过我,出去玩的话可能就回不来了,因为[人的成分]变多后,就无法适应家了。但我不担心会不会挨骂,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父亲了,也许躲到果实的核里玩捉迷藏,然后睡着了。

他总说做父母的不是上帝,只是被迫处于神的地位。既然如此,那么每个生命都是神灵,所以我也不会为此受罚了。残晓的灯光已经透进了我的瞳孔。

就一次。

我到了一个被海洋与蓝天包围的色彩块里。

时代的列车匆匆路过月台后往前开,车上的人傻子般地被混乱的街景抹上全身,束手束脚着,...

© 刍狗 | Powered by LOFTER